企划集文字版存档,目前到甘泉村

避免ooc人人有责(>_<)好吧……尽力就好……OTZ整理辛苦了!!

坑坑复坑坑:

有部分自己照着书手打,还有部分网上找的_(:зゝ∠)_(目标全部整理当自用材料)


少恭、屠苏相关为主,非原创




P253


《古剑奇谭之琴心剑魄今何在》的所有都起于太子长琴和悭臾,连剧情大纲也是一样,因为想到这样一个故事,一个远古之约,才有了后面许多情节发展,这种沧海桑田、世事变迁、永无回头的感觉,个人非常喜欢。




太子长琴的二魂三魄第一次渡魂仅是一种求生本能,自己并无清晰意识。活下来后,以角越的身份望着焚寂若有所感,也不过是他对另一半魂魄的感应。这个“角越”,从出生到死去都显得浑浑噩噩,其父角离常感痛心,怎么倒生出一个痴儿。


“角越”投炉,是对自身魂魄的追寻与绝望,然而那时的他,甚至不明白究竟在追寻着什么。投炉身死,凭本能继续求活,知道渡魂几次之后,这二魂三魄才渐渐清醒明白自己是什么、为什么。




P255


云溪的设定从一开始就想着与屠苏要有巨大反差。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,云溪热情的性格都一直存在于屠苏心底,叛逆的一面也同样保留了下来。




P259




少恭为什么用胖麻雀传信?


如果使用和翻云寨一样的金色符鸟,许多问题就过早暴露了,所以写到这里时问胃妖,美术做只别的特殊的鸟行不?胃妖说,干嘛不用胖麻雀,已经有模型了,而且你不觉得很符合开头剧情的风格?……于是用之。


(胖麻雀,记住是谁给你争取到了在主线出场的机会!)




P261




虽然是童言童语,云溪的想法与性格却已经很鲜明。假如乌蒙灵谷不曾覆灭,他按照母亲的期望成为大巫祝,不知道会不会造就另外一个风广陌。任何一件事情的不同,都可能引发各种无法预测的人生。


在剧情大纲最早的构想中,有两个内容是基础中的基础。一个是太古之约,二是云溪对家乡的复杂心情。后者与前者不同,不会进行太多延伸,因为这将在剧情序章结束的时候戛然而止。




P265


序章内容其实是屠苏的梦境,既然是做梦,时间点衔接当然做不得准。乌蒙灵谷被毁是在正月初一,并非云溪放置草扎的当天。




P269




坐牢期间,少恭的衣着比起在琴川时朴素一些,有意做了区别。正式的那套,请美术于衣摆部分增加更多凤纹,算是暗示他的身份。


尽管故事本传时没有外装,少恭在翻云寨也一样展开了他霸气的换衣之旅(?)




P271


“屠苏”这个名字,可能在一般人印象中还是有点奇怪,当初用来做人名,遭到过反对。但是很奇异地,在心目中这个角色就该是这个名字,再合适没有了。此处借少恭之口予以说明,一方面表现少恭个性,另一方面算是故事开篇的一个释疑。


一般来说,写剧情大纲的时候,总会随手给各个角色取些暂代名,有的暂代名会被留用,大多数会被替换。譬如红玉就和初版一样没有改动,而少恭……少恭的暂代名叫做“太华”,虽然一看就是临时用用,依然被围观者猛烈吐槽。




P275


在构想屠苏如何进入翻云寨主厅时,觉得踢门无疑是很帅气的。时有暴力之举,也是这个角色的设计点之一。




P281


屠苏在天墉城被一些人视为异类,同门师弟离奇死去,他直接被当为凶手。这个世间同类往往可以无须理由的得到更多宽赦,反之则更加严苛。屠苏之所以质问兰生,亦是带着胸不平之气。




P287


少恭告诉兰生、屠苏的事情真假参半,很是看准了屠苏所想所求。也无所谓仓促与否,屠苏进入山洞以后的种种反应,已给了少恭足够的想法与时间。




少恭至翻云寨本是故意被擒,静观其变,偶遇屠苏对他来说的确是意外之喜。然而就算没有这次相遇,处理完青玉坛的事之后,少恭依然会设法寻找屠苏。雷严的青玉坛之变一时吸引走少恭得注意力,于是他顺水推舟,谋划在这场动乱中增加玉横的力量




寂桐和巽芳一样,喜欢花草。


她是欧阳家的仆人,少恭直呼其名并不稀奇,但同时也将她奉为长辈,尽心尽孝。


少恭在琴川欧阳家并不得宠,虽衣食无忧,却亲缘凉薄,这也和他并未费心经营有关。早早便离家前往青玉坛修行,寂桐是唯一一个多年来不离不弃跟在他身边的人,两人感情自然不同。




P289




寂桐所说的旧伤,以及少恭心腹松音、元勿也曾提到过的伤,是指他当年在乌蒙灵谷受创。


少恭可以渡魂,一直更换新的身体,但要控制新身体,进而使用它修行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攻打乌蒙灵谷时,“欧阳少恭”这具肉身力量依然薄弱,为此也不得不借用雷严手中势力。从乌蒙灵谷回到青玉坛,几年下来,再重的伤也好了。少恭不提,是故意向雷严示弱。当然,少恭对寂桐未有隐瞒,寂桐不过是关心他才有此一说。




阻止玉横为祸是其一,求起死回生药是其二。这个时候的屠苏,因玉横又勾起了对乌蒙灵谷惨祸的愤恨之情。他想的不深远,只希望不要有人再遭遇与族人一样的痛苦,而如果玉横确实和当年之事有关,或许会是一条报仇的线索。




P299


小蝉说要云溪哥哥带他回家,是屠苏内心自责和愧疚的映射,他痛恨自己不能保护族人,甚至连仇人都不知是谁。故乡那个家,永远都回不去了……


芙蕖的话则表现了屠苏在天墉城内心的抑郁和孤独。师傅可敬却严厉,其他师兄、师妹来往较少,因为种种原因,他始终是被孤立在人群之外的。天墉城给了屠苏一个暂时的安身之所,却远非能够令他心灵平静的归宿。




因为太子长琴是焚寂剑灵,是这把凶剑的核心之力,焚寂的煞力其实也就是太子长琴魂魄的力量。在天墉城时,有清气压制,这股力量不会频繁发作,而屠苏下山,远离清气,自然更被煞力困扰。他开始频频做梦,梦见太子长琴。


梦中的一切,只是残留在那些魂魄里的记忆,并非太子长琴的意识。因为早在很久以前,龙渊七把凶剑的剑灵就已经因为女娲封印的力量进入无识状态,只有当封印彻底解开,他们才会恢复意识。但是,焚寂剑灵并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,韩休宁将他迅速地封入了韩云溪体内。如同少恭渡魂以后便会主宰原身体主人的意识,在屠苏的身体中,屠苏的意识也是唯一主宰。




P301




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出屠苏的少年心性,故意无视兰生,正是对翻云寨一路聒噪的小小反击~




P309


“古今凡圣,如梦如幻”,原句出自《五元灯会》(佛教禅宗的一本书)。不过这里使用的只是这八个字字面上的意思,讲沧海桑田,无物不朽,而《五元灯会》里说的是:“心性如一,谁别与共?妄外迷源,只者难洞。古今凡圣,如梦如幻。”




超越生死,是少恭千年的痛苦与妄想,屠苏听来以为在说起死回生,而少恭心底已在追寻另一种“超越生死”。




琴,被古人称为“圣人之器”,并非人人可以欣赏与弹奏。少恭说今人多爱羌笛与秦筝,并非虚言。在那个时候,琴无法迎合繁荣社会中人们需要的热闹奔放,显得晦涩、高深。


屠苏能够听出少恭琴声中沧海龙吟之象,也算一位知音了,而经过这一晚,他对少恭亦多出几分亲近之情。在他的同辈人里,恐怕不会有人和他说这些话,对于没有朋友的屠苏而言,这是从未经历的心情与体验。自此而后,旅途相交,屠苏对少恭始终保有敬慕之情。然而,这份君子情谊也为日后埋下了重要祸患。




P313


一个很戒备,又爱挑衅,另一个觉得对方幼稚,无视之。屠苏和兰生……这不过是比小朋友吵架稍微高端一点点的战争模式。




P317


因为屠苏一句“凛然剑意”,少恭对红玉的身份产生猜疑。




P319


晴雪的恐怖烧果子登场,其他人一定很羡慕襄铃可以直接拒绝不吃,尤其是少恭和红玉,应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维持优雅貌。


屠苏面瘫技能全开,但心肯定相当澎湃!能够说出“味道……十分独特”,证明他是一个很有君子之风的人…




P321




紫胤真人将屠苏带上昆仑山时,屠苏身体内被封入太子长琴的魂魄不久,煞气十分难以控制,自然除了师父不宜与他人会面。拜见掌门之后,屠苏静养了大半年,紫胤方才将他带到陵越面前,也仅仅是淡淡说上两句。此后师兄弟并无什么来往。


但陵越是个武痴。屠苏练剑刻苦,剑术超群,虽不在他人面前展示,天下却没有不透风的墙,这令他的师兄起意切磋。十五岁的陵越总还是少年心性,竟违背师命去找了屠苏,邀战不成便出言相激。


后陵越重伤,差点丢去性命。屠苏在这件事情上受到极大教训,从此再不敢轻易使用焚寂,所以行走江湖时只将焚寂背在身后。




天墉城某些弟子对屠苏不满,有一部分原因是嫉妒他身为紫胤真人的徒弟。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,落到这么一个孤僻少年身上。屠苏不像陵越,照顾师弟师妹,在众人面前立威,颇得人心。他总是独来独往,是不合群的异类,别人永远无法明白他这样做的理由。执剑长老的弟子——这个身份是屠苏在天墉城的坚实护壁,却又何尝不是一柄双刃剑?




P323




山上的清修岁月没有养成屠苏温和中庸的脾性,他就像一团寒冰下深埋的烈火,被敌视会生气,被激怒会挥剑,被冤枉会愤恨。私逃下山,不过是他对过往许多事情压抑已久的爆发。天南海北寻找灭族仇人,亦是他悬在心头的一个目标。


对于屠苏而言,离山一事,唯一对不起就是紫胤真人。此时的他,尚且不确定自己有没有面对师父责问的勇气。




屠苏心细如发,他知道芙蕖同自己的师兄陵越交好,怕芙蕖为难,于是让她不要多理会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。




兰生想从屠苏这里问明真相本属正常,但屠苏冰封太久,不轻易敞开心扉,他选择了最糟糕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,就是不予解释,言语僵硬。




P325




本作许多重要元素都与音乐息息相关,太子长琴会弹琴,少恭也会弹琴,做人设的时候势必得给屠苏安排一个乐器,几经考量后还是觉得树叶比较适合他这个山里出来的娃。当然,云南那边也是有很多乐器的,但是……面对悭臾,屠苏忽然拿出一个牛皮大鼓?或是青玉坛合奏时少恭弹琴,屠苏吹葫芦丝?……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


屠苏不习惯别人的关心。


同门不喜欢他,师父犹如严父,师妹常来探望,却也只是相对其他人而言。久而久之,他的壳越来越坚硬。固然一开始是紫胤真人不许他与旁人过多接触,后来他自己也意识到身体里的煞气是一种极端危险的东西,但他的处事也并非全无问题。简单来说,以前的韩云溪毫无交际障碍,遭逢变故的屠苏却因为心理上的种种原因变得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。


屠苏怎么会不明白他回答兰生的话伤人,但是他在这方面有些近乎自暴自弃,不期待,不接近,不伤害,也不需要任何人。他推开别人,知道自己的言行会刺伤别人,同时也隐约厌弃自己。




P329




少恭身为大夫,于养生之道颇有研究。他说的这个意思其实出自《黄帝内经》,原文为“故智者之养生也,必须四时而适寒暑,和喜怒而安居处,节阴阳而调刚柔,如是则僻邪不至,长生久视”。




P331


兰生事事想到少恭,有好事要和他分享,做坏事也要和他一同避祸,真是把他当成亲兄长一般尊敬和喜欢。而且兰生总觉得相比自己,少恭手无缚鸡之力,需要特别保护一下。




P343




《列子·汤问》:“渤海之东,不知几亿万里,有大壑焉,实惟无底之谷,其下无底,名曰归墟。八纮九野之水,天汉之流,莫不注之,而无增无减焉。”


本故事中归墟仍然维持“无底”这个概念,不过按照需求还是添加上了别的元素,最终变成屠苏口中所说的“那个无底深渊之中,感受不到任何事物,光阴流逝、天地变迁,什么都不会有,只余下永恒黑暗的禁锢”。


对于共工和祝融这样高高在上的神来说,剥夺他们一千年的自由,同时在黑暗中无明无识,亦是相当残酷的惩罚。而对于太子长琴来说,他的仙身本是伏羲赐予,即便被收回也无可辩驳。轮回中寡亲缘情缘,这样孤独的命运和共工、祝融在黑暗中的无垠孤寂身体禁锢相比,难以说清哪一个更为痛苦。


太子长琴三魂七魄在榣山被拘,却是天界也不能预料。他往地界投胎,原本有一位天界仙人跟随看守,但仙人喜爱他的琴声,不由心生同情,答应了太子长琴在榣山独自待上几个时辰的愿望。不料意外发生,这位仙人害怕受罚,自然百般含混隐瞒。天上一日,地下一年,等到事情曝光,龙渊族早将七把凶剑铸成。伏羲大怒,却绝不仅仅是因为太子长琴一事,而是龙渊部一系列所为都在挑战天界权威。伏羲想将龙渊灭去,才有了后来与女娲之间的明争暗斗。




少恭让瑾娘帮屠苏算命本事不怀好意,令他心智大乱,屠苏却显得颇为淡然。然后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如此不在乎?屠苏只不过惯于把痛苦难过埋藏心底,睡梦之中也会因为内心的动摇被煞气所侵,想着用焚寂之火将世间化作焦土。


故事中几次这样的情形,屠苏都是在入睡时才表现出自己真实的情绪。




P349




在大纲草案阶段,青玉坛不是青玉坛,而是七十二福地的东仙源,后来觉得这名字不够好听就换掉了,那个人时候,雷严叫作雷啸,是东仙源名正言顺的掌门。少恭这个人角色则是他的……儿子。




P353


原本屠苏对襄铃并不想多加理会,但是得知她从小没有娘在身边,再想到自己…不由得生出几分温柔祝福之意。




P358


命运就像河水的流向,几乎没有人能让河水逆流,但在这千万水滴奔腾的过程之中,遇到石头,遇到黄沙,还是遇到几片飘落水面的叶子,却不会是早已注定。假如能够重活一回,因为身份言行的不同,一个人的很多际遇都会变得不一样,和曾经那一次的活法或许只有在结果上殊途同归。万物命运说穿了只有由生到死,但是每一条轨迹又带着相异的起起伏伏,这才造就了有人顺遂有人坎坷。


凡人不知天上地下的命盘,大多数仙人则将命盘视为十分神圣,不可更改,那么对神而言星辰宫与地幽宫又是什么呢?


神不能轻易更改命盘上的轨迹,却并非完全没有能力更改。绝对的力量必定可以控制许多事情,神虽然不能从命盘上看清自己的命运轨迹,就算侥幸看到也无法参透和改变,但是要抓住凡人或仙人的命运轨迹却不那么困难。为了巩固神权,改变命运的事偶一为之自然可以,微小的变动不会对万物之序造成明显影响。这倚仗的无非是强大的力量。譬如魔帝蚩尤也可以做到,但是并不能来个任意妄为,随意就把许多命运轨迹搅个大乱,这个道理伏羲也是懂的。命运轮回是天地的一部分,神同样属于天地的一部分,只不过灵力强横,若是肆意使用它们的灵力破坏秩序,后果不堪设想。




比起被略微改变的命运,更可怕的是完全脱轨的命运。在虚空命盘上运行的轨迹何止千千万万,无尽的时光下不可避免会有一些自然脱序的轨迹,有时候也会因为外力的推波助澜导致这种情况。


太古时代,伏羲被始祖剑所伤,一怒之下屠尽安邑,然而他的神血却留在了安邑这块充满浊气的土地上,造成蚩尤等人化魔。从那一刻起,安邑人的命运已然脱轨。


韩云溪得到太子长琴半魂死而复生,而他自己的命魂四魄却已被铸魂石取走,复活的这个人既不是完全的韩云溪也不是太子长琴;少恭是太子长琴的另一半魂魄,为了求生苦苦挣扎,依靠渡魂存活下去,已是轮回之外的人。这些全都属于脱轨的命运,当它们碰撞在一起时,则会带来更大的命运扭曲。


有些事情,即便神魔也无法预料,脱序的命运不知将走向何方,若是造成天地灾劫,唯有想方设法予以平定。还好命盘上的轨迹不计其数,尽管脱序命运的数量并不算少,但在这么多无尽的命途交织中也仅仅是沧海一粟罢了。




失去亲人的无力感让屠苏觉得唯有握紧手中的剑,唯有自己拥有力量,才能不再眼睁睁看着憾事发生。但是他踏出天墉城的大门以前,这种心情更多的是一种追悔,因为那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可以保护谁。




P367


对于已经变成怪物、毫无神识的老人们,洛云平依然不离不弃,世间能够做到如此程度的恐怕寥寥无几。过去的数千年中,少恭因渡魂而产生相貌身份的改变,曾经的亲人对他惊惧、唾弃、厌恶……此时看到洛云平这样,少恭心中想必会被触动。


可惜写剧本时关于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处理并不是太圆满,表达有限,算得上一个小小遗憾。



评论
热度 ( 44 )
  1. 九霄环佩坑坑复坑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感谢整理的姑娘,辛苦了呢
  2. 闻说琴音好坑坑复坑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避免ooc人人有责(>_<)好吧……尽力就好……OTZ整理辛苦了!!
 

© 闻说琴音好 | Powered by LOFTER